指鹿為馬可炆煨

作者: 王亭之

原載: 《加拿大多倫多星島日報》〈旅居隨筆〉2007年4月18日


趙高太監指鹿為馬,胡亥二世祖其實並不蠢,辯說道:「這是鹿。」無奈趙公公眾手下一齊駁道:「不是鹿,是馬」胡亥於是並只好相信。

何文匯推銷他的病毒音,手法相同。如果他將病毒音一齊推出,則人人皆知鹿不是馬,所以他先辨「懶音」,再辨「混音」(如將n音唸為l音),並且說,如果傳媒不聽他的忠告,那麼他就枉拋心血了。這番話感動了香港電台,於是何文匯居然趙高,香港電台一眾則成為趙高手下的太監。羽翼既成,病毒音便由鹿成為馬。

許多傳媒變成秦二世胡亥,胡裏胡塗,跟下一批音,跟下又一批音,現在已難自拔。胡亥到死都相信鹿才是馬,所以抗、狂、鄺、礦本來都是kong音(其間自然有陰陽平仄的分別),可是一律加上W音,變成Kwong音。

這個音,王亭之想起陸羽守門的阿星,他見鄺蔭泉必稱之為Kwong 老總。所以如今將抗、狂、鄺等音改讀,可能是從陸羽阿星那裏學回來,想不到何文匯居然是陸羽的常客。

可是那個阿星,說「何」、「文」、「匯」三個音時,必說成「可炆煨」,未知何大博士教授亦有跟這「星音」來「正讀」否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