壽桃與壽包


如今粵菜業普遍犯一個極大的錯誤,將「壽桃」稱為「壽包」,不祥之至。

昔日廣州的業界,壽桃壽包二者分得很清楚。擺生日酒,上的是「壽桃」。擺喪家的「解穢酒」,因為喪事已經辦完,語貴吉祥,因此上「壽包」,此乃為參與喪事的人祈壽,甚符「解穢」之意。

當年有一軍長在北園酒家為母親擺壽酒,臨末,上壽桃,一伙計失口說為「壽包」,立即引起軒然大波,座上有人拔槍向天花板連射,說是當如燒爆仗以化解不祥。酒家主人當晚分文不收,還要翌日擺酒賠禮,兼為太夫人「添壽」。

這是民國初年的事,王亭之未及見,只是聽家中長輩述說,俾知禁忌。而凡所參加壽筵,皆留意到人人稱壽桃,乃知長輩所言之不虛。

可能因為四五十年代動亂頻仍,香港的飲食業多外行人加入,於是茶樓酒館的老規矩盡廢,將壽桃稱為壽包即是其一。發展下來,香港業者索性廢掉壽桃之名,而解穢酒大概亦不上壽包,變成「壽包」是生日酒的單尾。此改變可謂甚大,完全喪失粵式酒席的風格。

奇怪的是,當此風初起之時,應該尚有人知道規矩,為甚麼無人加以糾正呢?這大概是受「各家自掃門前雪」之所累,乃令生日酒不祥。

加拿大多倫多星島日報 2006年10月31日